之前国外科学家设计的几款3D打印机也都是庞然大物,构成仿人型的智能家用服务机器人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日

汤华和他的玩具。 本报见习记者 贺佳颖 摄

10月9日,仿人机器人“空”正在与另外一个机器人对打乒乓球。

在人们的印象里,打印机是一种“大块头”的IT产品。而可以打印出立体物品的3D打印机则应该更加庞大。之前国外科学家设计的几款3D打印机也都是庞然大物。不过,Roland公司新近发布的一款3D打印机iModela
iM-01却算得上是一款袖珍的产品。据国外媒体的说法,它甚至适合放在台式机箱顶或者笔记本顶盖上当装饰。目前其主要用途是制作玩具。

本期人物 汤华

10月9日,由浙江大学智能系统与控制研究所机器人实验室研制的两个仿人机器人“悟”和“空”正式亮相,这两个会打乒乓球的机器人可以通过头上安装的摄像头捕捉乒乓球在空中的运动轨迹,预测球的落点,然后做出相应的反应动作,甚至可以实现与人对打。

iModela
iM-01可以用USB连到电脑打印,其打印“墨粉”是由塑料、蜡、软木和泡沫材料制成的,而且可以支持多种颜色打印。当然,在打印前,用户需要借助配套软件先设计一下自己想要打印的东西。

上戏毕业生,动漫玩具控。读的是编剧,喜欢讲故事。搜集各种喜欢的动漫玩具,更珍视玩具角色背后的故事,因故事而带来生命的感动和斗志。

历时4年多研制的“悟”、“空”身高1.6米,体重55千克,是科技部863重点课题《仿人机器人感知控制高性能单元和系统》项目的代表作品,集成了机器人领域的诸多先进技术:身躯采用了高强度轻质材料和加工工艺,全身有30个关节,仅手臂就能做7个自由度的运动。据了解,浙江大学下一步将研发更加灵活和快速的机器人,并将与智能认知技术相结合,构成仿人型的智能家用服务机器人。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2 3 4 5

iModela iM-01预定于11月9日在日本出售,其售价达到了78750日元。

打开玻璃橱,汤华把玩具一件一件拿出来,在它们“着陆”的前一刻,他总会先摆弄个几秒,给每个宝贝玩具整个造型出来,再安心地让它们出来“示人”。或大或小的体格,或树脂或金属的材质,或欢乐或悲伤的表情,这些玩具都有自己的角色和性格,得来于汤华在城市里踏破铁鞋的寻觅,网上千回百转的淘宝,或是千里之外朋友的给力帮忙。对这个乐于收藏动漫玩具的大男孩来说,它们就是艺术品,是儿时快乐的延续。

10月9日,仿人机器人“空”正在挥拍打乒乓球。

本报见习记者 陈诗松

1 2 3 4

寻找童年玩伴 弥补儿时遗憾

10月9日,一位记者正在与仿人机器人“空”合影。 1 3 4 5

“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小时候没有兄弟姐妹陪伴着一起长大,这些玩具就是我们小时候的玩伴。”和80年代出生的每个独生子女一样,玩具是汤华小时候的“知心朋友”。

10月9日,仿人机器人“悟”正在与另外一个机器人对打乒乓球。 1 2 4 5

喜欢玩具的理由有很多,“比如圣斗士里的双子座撒加,有正义有邪恶,跟人一样有两面性,让我想到自己也有天真跟成熟的一面。再比如很多机器人都是金属材质,表面是钢铁的,让人觉得很有厚重感。然而操控这些的是人类,就让人联想到一股男子汉的坚韧。”汤华说,他所收藏的都是他喜欢的漫画人物,每个人物都有这样或那样的特质成为他收藏的理由。

10月9日,一位参观的记者正在与仿人机器人“空”对打乒乓球。 1 2 3 5

汤华的收藏还带着些许“耿耿于怀”的情愫,“小时候很喜欢看变形金刚,自然而然就想要得到动画片里的角色。但是那时候玩具很贵,一个擎天柱当时要100元,后来只能买个小的满足一下。长大之后,就想靠自己把当时的遗憾补回来。”汤华笑着说。

10月9日,仿人机器人“空”正在与另外一个机器人对打乒乓球。

“玩具对我来说是艺术品”

10月9日,由浙江大学智能系统与控制研究所机器人实验室研制的两个仿人机器人“悟”和“空”正式亮相,这两个会打乒乓球的机器人可以通过头上安装的摄像头捕捉乒乓球在空中的运动轨迹,预测球的落点,然后做出相应的反应动作,甚至可以实现与人对打。

汤华打开另一个橱柜,闯入眼中的是塞得满满的漫画空间。成套的漫画书和漫画碟片拥挤而热闹地待在橱里,有些小壮观。“上初中的时候喜欢上了看日本动漫,才渐渐了解到原来那时玩具技术已经发展得很发达了,已经能把动漫还原到现实世界中。”汤华还清楚地记得,一位去新加坡的姐姐当时给他买了第一个日本制造的玩具,“这个玩具居然做得跟想象中是一样的,从平面的跳出来变成了立体的,感觉现实跟虚幻重叠在了一起,很美好。”

历时4年多研制的“悟”、“空”身高1.6米,体重55千克,是科技部863重点课题《仿人机器人感知控制高性能单元和系统》项目的代表作品,集成了机器人领域的诸多先进技术:身躯采用了高强度轻质材料和加工工艺,全身有30个关节,仅手臂就能做7个自由度的运动。据了解,浙江大学下一步将研发更加灵活和快速的机器人,并将与智能认知技术相结合,构成仿人型的智能家用服务机器人。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2 3 4 5

从高中起,汤华渐渐开始到处寻觅收藏他中意的动漫玩具。手头不够宽裕的时候,也有为了买到某样中意的玩具而去做兼职的故事发生。转眼过了7年,汤华对动漫玩具的收藏和热爱从未中断和停止过。“玩具收藏会上瘾的。现在已经收藏了超过一千多个玩具,花了将近五万多元。有的玩具做得十分精致,有的其实是绝版,也幸运地收藏到了。我觉得一些玩具对我来说,就像是艺术品一样。”

爱玩具 更爱玩具背后的故事

“有的人喜欢玩具是跟着潮流走,但我不会。我更注重的是玩具背后的故事。往往是我先被故事打动,然后才会被其中的角色吸引,萌发购买的欲望。”汤华拿出的一些动漫玩具里,很多是同一个角色鲁邦三世,这是一个具有正义感的小偷角色。汤华打趣地说,最开始被他吸引,是因为觉得跟自己长得很像。“鲁邦三世的故事里有讲到友谊、梦想和爱情,故事里让我觉得有一股能激发人斗志的特质。还有很多故事也是如此。”汤华工作办公室的桌上,也放着一些玩具,发挥着在他疲劳时让他舒缓倦意,精神重振的功能。每每看到玩具,就会自然而然想到背后的故事,在那些曾经感动过他的情节里神游一会儿。

小时候就喜欢拿着玩具讲故事,没想到汤华进了大学校园还真的读了编剧专业。在论坛和豆瓣上结识了很多同样喜欢收藏玩具的爱好者,常常带着心爱的玩具们集体出动外拍,出没在复兴公园和圆明园路那块,带玩具们晒晒太阳,在场景中编点剧情拍拍照,很是欢乐。有意思的是,汤华的工作也是玩具带来的。“有一次带玩具外拍认识了一个朋友,没有想到这一面之缘的人现在成了我的领导。”汤华笑着说。

延续儿时最单纯实在的快乐

汤华的动漫玩具们都在橱里放着,有事没事,经过这个橱看到的时候,他就会想要拿出来把玩把玩。“看到这些玩具们就会感到心里很满足。拿出来给它们摆几个pose,就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汤华很宝贝这些收藏,玩具们从来没有在他手上摔过,就算偶尔少了个小零件,也会让他觉得很心疼。“因为玩具是有灵魂的。”

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收藏这些动漫玩具?汤华说,因为它们让虚幻的东西变得如此真实。“原本只是虚构的人物,现在却变得真实化了。这些玩具就好像在虚构跟现实之间架起了一道桥,这些角色现在是立体的了,让我觉得是实实在在有这个东西存在,这种感觉很微妙。”

汤华笑着说,还清清楚楚记得小时候为了想让爸爸妈妈给自己买某个玩具赖着不肯走的情景,“小的时候得到一个玩具就很快乐,很幸福,那时候我们追求的快乐是非常单纯的。现在长大后我收藏这些玩具,很多人不理解,其实这是延续小时候这种单纯的快乐和幸福,并没有什么不对。”收藏玩具的快乐很纯粹很实在,相比之下,对名和利的追求反而让汤华觉得更虚无缥缈。“幸福对我来说很简单,就是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爱好。”
作者:贺佳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