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布局当前未能成为宝宝树新的盈利点,KKR和贝恩于2005年与Vornado合作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4日

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 玩具巨头孩之宝公司 (NASDAQ:HAS)和美泰公司
(NASDAQ:MAT)将分别在7月23日和7月25日公布2018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在经历了玩具反斗城的瓦解和传统零售渠道的销量下滑后,这两家传统的玩具生产巨头,近几个季度来都面临着较大的业绩压力。
从英为财情Investing.com的财报工具来看,分析师预计孩之宝二季度总营收将为8.55亿美元,EPS为0.31美元。这一预计相比于FactSet分析师调查的结果稍高,FactSet分析师预计,孩之宝营收为8.45亿美元,EPS为0.30美元。这两个数据都低于上年同期的业绩。另外,英为财情Investing.com预计,美泰的营收预计为4.76亿美元,EPS为0.5美元。
股价方面,今年以来,孩之宝股价上涨了3.08%,美泰同期则上涨4.29%,不过两者均弱于标普500今年以来4.90%的涨幅。
玩具反斗城破产:给孩之宝带来的是痛苦or机遇?
近日,Stifel分析师在最新报告中表示,孩之宝本季度的业绩可能仍然会让投资者失望,因为玩具反斗城的倒闭将给公司带来痛苦,叠加欧洲市场库存过剩,以及孩之宝旗下品牌Monopoly和Nerf都出现了销售困难。分析师认为,即使孩之宝在2019年增长率得以恢复到正常水平,公司仍然会面临其他潜在的不利因素,如投入成本的通胀问题。该行维持孩之宝持有评级及94美元的目标价不变。
另外,MKM的分析师认为,虽然玩具反斗城瓦解对于孩之宝的利空已经被市场消化得差不多了,但是欧洲库存,国际油价、运输等成本的上涨依然不容轻视。这位分析师同样认为,孩之宝2019年仍将面临挑战。该分析师给予孩之宝中性评级,以及92美元的目标价。
FactSet的调查还显示,目前华尔街有17位分析师对孩之宝进行跟踪,孩之宝目前获得的共识评级是增持,平均目标价是98.13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有一些分析师表达了对孩之宝后市的担忧,但是CNBC《Mad
Money》栏目的知名主持人Jim
Cramer近期表示,虽然玩具反斗城近期正式关闭了其在美国的最后一家门店,但是这也是孩之宝的机会。他指出,如果投资者现在因为玩具反斗城的倒闭而夸大孩之宝的业务弱点,那么,某一天,当你回头来看今天的孩之宝时,你就会惊觉痛失了一个极佳的、买入孩之宝的机会。二季度公司业绩或许暂时仍然会显示疲惫,但是长期来看,孩之宝的前景仍然值得看好。
从2017年的高点以来,孩之宝股价已经下跌了17%,因玩具反斗城的倒闭直接导致了孩之宝在其平台9%的销售额受到影响,而孩之宝的管理层也不得不开始寻求更多的盈利途径,这也包括了在线销售。
在Jim Cramer看来,孩之宝目前的情况跟2016年体育零售商Sports
Authority倒闭时,耐克等运动用品制造商面临的窘境相同,而如果当时你顶着压力买入了耐克,长期来看,你就获得了一个很好的收益,因为你会发现耐克并不是指依赖运动用品零售巨头,它在后来的零售渠道扩展方面做得非常成功。
而对于孩之宝来说也是这样。孩之宝是一家玩具巨头,其拥有《变形金刚》、《小马驹》、《星球大战》以及漫威系列电影等玩具。玩具行业的基本面长期以来一直都较为稳定,需求量没有大的变化。这个行业现在失去了玩具反斗城,那么可能还需要另一个大型零售商来填满这个空位,亚马逊公司
(NASDAQ:AMZN)和柯尔百货
(NYSE:KSS)无论争得如何头破血流,他们都需要孩之宝。而且孩之宝一直在增加新的分销渠道,并大力投资电子商务渠道。
此外,Jim
Cramer指出孩之宝的抗跌性。该股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股价涨了一倍,而且虽然4月份公布了一份低于预期的财报,仍然没有阻挡它4月至今每股上涨了约10美元。同时,孩之宝还执行了一项价值5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而且,行业内,孩之宝的主要竞争对手,拥有芭比娃娃的美泰也正在面临销量的长期下滑,最近其CEO更是明确表态,未来美泰将面临更大的销售压力,这也给孩之宝提供了机会。
美泰:Q2业绩难言好转 但长期看好其产品线
目前,华尔街有16分析师给予美泰持有评级,平均目标价为16.54美元。瑞银、MKM和D.A.
Davidson的分析师今年6月双双调整了美泰公司的评级。 D.A.
Davidson的分析师认为,美泰二季度的业绩让然堪忧,或仍然受到玩具反斗城破产清算的影响较大。且,第一季度影响毛利率的原材料通胀问题,塑料树脂在内的一些原材料成本都在上涨,这将在第二季度继续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此外,公司此前虽然有股价的上涨,但是基本面来看,并没有任何改变。D.A.
Davidson将公司评级从中性下调至了弱于大盘,且维持目标价12美元,较目前仍有25%的下跌空间。
另外,MKM的分析师Eric
Handler也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我们认可美泰在削减成本方面取得的积极进展,但是预计玩具反斗城破产清算和零售商维持库存紧张的状况,仍将拖累美泰二季度的业绩,并导致我们下调对该公司的后市预期。只有当业绩前景有所改善以后,美泰的股价才能实质上涨。此外,该机构还认为,美泰管理层此前预计2018年公司业绩将持平的目标过于乐观了。
值得注意的是,瑞银则对美泰的前景较为乐观。分析师Arpine
Kocharyan认为,虽然市场在担忧玩具销售下滑,但玩具行业仍是一个增长的行业,另外,可能美泰的营收复苏的时间可能会比此前预期的更长,而且其拥有新的管理团队也将是潜在风险之一,但是我们仍相信,美泰仍是行业内资源最集中的玩具品牌组合所有者。美泰目前的产品包括芭比、迪士尼玩具等。这名分析师将美泰评级从中性上调至买入,目标价18美元。
文章来源: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分析师:李英维

你很难用一个词,比如母婴社区平台或母婴垂直电商来概括现在的宝宝树,因为她要打造的是一个母婴生态系统。母婴行业资深从业者李茂银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作为行业最大的母婴社区平台,宝宝树或将迎来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赴港上市。
根据香港证券交易所披露信息显示,宝宝树正在申请IPO。记者梳理招股说明书时注意到,虽然宝宝树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母婴社区平台,但其仍未走出亏损,亏损额由2015年的2.86亿元上升至2017年的9.11亿元。
在宝宝树的营收构成中,广告和电商业务占绝对比例,约为97%。为减少亏损,同时培育新的盈利点,近年来宝宝树动作不断,除上述业务外,还先后切入知识付费、教育、大健康等领域。不过,这些领域的业务尚未成为营收支撑。
亏损持续扩大
宝宝树成立于2007年,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母婴社区平台。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披露数据显示,宝宝树2017年MAU达1.39亿,行业排名第一。
不过,虽然宝宝树已经成长为国内最大的母婴社区平台,但其依然未能摆脱亏损的现实。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2015~2017年,宝宝树营收为2亿元、5.09亿元和7.30亿元,同期亏损分别为2.86亿元、9.35亿元和9.11亿元。对于亏损,宝宝树将原因归结为基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的调整以及公司尚处于变现探索阶段。
以母婴社区平台起家,宝宝树经过多年的积累,已经拥有海量用户资源。当前,宝宝树变现模式也主要围绕这些用户资源进行,除了传统的广告变现模式外,其还于2015年推出美囤妈妈,以用户+电商的方式进行资源变现;2016年推出知识付费业务,进行内容变现。此外,宝宝树还切入大健康、早教等领域,尝试新的变现模式以打造新的盈利点。
但在开展的众多业务中,仅有广告和电商业务成为了宝宝树的营收支撑。招股说明书显示,二者营收占比约为97%,而大健康、早教等业务的营收状况并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其同时开展的众多业务也让宝宝树在行政开支、销售推广等方面的费用居高不下,进一步扩大了亏损。
在母婴行业评论员年永威看来,盈利能力差,业务变现能力不强,核心的商业模式不够清晰和可持续是宝宝树亏损的主要原因。
记者注意到,宝宝树当前的变现模式主要依靠其拥有的海量用户资源,广告和电商仍是变现的主要方式,但二者的营收不足以平衡其销售推广、行政开支等方面的费用。
与此同时,作为宝宝树营收支撑之一的电商业务,也遭遇着存货不断增加的困扰。据其招股说明书披露,存货净额由2015的0.1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0.36亿元,同期,存货周转天数也增加了近一倍。
互联网时代,谁掌握了用户,谁就掌握了流量,也就可以基于用户进行商业模式上的探索。在线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朱培元表示,宝宝树虽然掌握着海量用户资源,但其变现仍旧是传统方式,没能很好地利用用户资源,使之发挥更大的价值。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宝宝树相关负责人并发去采访函,对方回复称,因处在IPO静默期,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多点布局谋突破
随着消费者收入的提升以及可自由支配收入的上涨,对母婴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也促使母婴行业包括电商在内的相关市场蓬勃发展。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母婴电商市场规模达3251亿元,预计2022年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
伴随着母婴行业快速发展,也涌现出红孩子、宝宝树、蜜芽、贝贝网等众多母婴平台和企业。不过,在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缺乏成熟稳定的商业变现模式成为当前众多母婴电商平台的痛点。
记者了解到,目前众多依托互联网红利发展起来的母婴企业,营收主要方式依然是广告和电商。为分散风险,打造新的盈利点,一些母婴电商也尝试拓展新的业务,但这些新业务不仅没能成为造血点,反而成为了失血点。比如曾经红极一时的母婴电商企业红孩子,因多元化发展导致资金链紧张,最后被苏宁以6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此外,另一家母婴电商垂直平台蜜芽也被媒体爆出裁撤旅游、医疗服务等业务,专注母婴领域。
作为国内规模较大的母婴平台,宝宝树也没能挣脱亏损的泥潭。为寻求新的盈利点,近年来,宝宝树不断拓展业务边界,切入消费、教育、大健康等领域,既向产业上游延伸,又加快布局线下。
2017年宝宝树推出了C2M模式的自有品牌宝宝树专定。线下方面,2017年7月,宝宝树与知名玩具制造商美泰成立合资公司,布局线下早教连锁机构。今年4月,宝宝树对小时光项目进行品牌升级,切入婴幼儿教育领域。此外,宝宝树还联合其投资方复兴集团等切入大健康领域。
不过,这些布局当前未能成为宝宝树新的盈利点。在其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营收构成中,广告和电商业务收入依旧占绝对比例。此外,知识付费业务收入虽然增长迅速,但营收占比仍然较小,小时光等业务营收并未披露具体数据。
多元化发展路径能否帮助宝宝树扭亏为盈,取决于核心业务模式能否进一步扩大和增强盈利能力与规模。对于宝宝树的多点布局,年永威分析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其变现和盈利能力较差,核心业务盈利模式不够清晰和可持续;另一方面其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寻求新的业务模式与盈利机会。
朱培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提到类似看法。他表示,对于宝宝树来讲,不断尝试开展的新业务能否帮助其顺利找到新的盈利点,仍有待时间检验。

负债累累的玩具零售商反斗城近日再遭遇压力员工们正与两家收购公司讨论可能的困难援助基金。但亿万富翁投资人史蒂芬罗斯的Vornado
Realty Trust拒绝回复他们的电子邮件。
据悉,6月29日,美国玩具反斗城余下的200多间分店关上大门,拥有70年历史的玩具王国成为了历史。月初,3.3万名员工由于一直未收到遣散费,发起了多起示威活动。
KKR和贝恩于2005年与Vornado合作,将玩具反斗城私有化,他们正在考虑为受去年玩具连锁破产和最终清算影响最严重的工人提供一些财务帮助。
鉴于外界对工人待遇的批评,导致美国一些公共养老基金重新考虑与两家公司的投资。
据《纽约邮报》报道,包括前行政总裁布兰登在内的5名玩具反斗城高层,在公司宣布破产的前一周,总共瓜分了820万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Vornado与KKR??和贝恩在杠杆收购方面是平等的合作伙伴,为该零售商提供了超过50亿美元的债务,但已经避免与前雇员的代表进行讨论。Vornado是一种永久性的资本工具,并不会定期筹集外部资金,因此没有经历过投资者的同样压力。
目前,史蒂芬罗斯未发表评论。
业内专家表示,玩具反斗城工人的任何困难援助都可能由发起收购的高管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因为困难援助资金不可能要求客户来买单他们没有义务为此付款。
有员工反应,这笔困难基金最终可能达不到工人们一直指望的7500万美元。我们希望KKR和贝恩能够做得更多,并呼吁Vornado和债权人加入这项努力,为下岗的玩具反斗城员工及其家属贡献自己的一份力。Eddie
Iny先生说。
KKR本月早些时候写信给10位国会民主党人,表示其愿意帮助那些在反斗城破产中失业的人。该公司表示,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在破产程序之外找到了一条途径来帮助那些最需要它的人。
贝恩资本拒绝置评,但熟悉讨论的人士表示,其代表也与工人进行了会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