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文化产业的优势突出,青岛13家孕儿乐集体被纳入北京最大的孕婴用品销售商乐友旗下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5日

尽管乐友低调入青,但一口气“吞”下13家连锁店的大动作却在业界引起震撼。从丽婴房、妈妈好孩子,到今天的乐友,越来越多的外地孕婴用品大鳄悄然在青岛布局。
像往常一样,山东青岛市民李女士趁着午休时间赶到公司马路对面的孕儿乐孕婴用品店,准备给刚满一岁的儿子挑几件春装。但让她惊讶的是,店门口居然贴着一则“孕儿乐会员卡”将更换为“乐友卡”的通知。“孕儿乐可是咱青岛当地连锁规模最大的孕婴店,怎么转眼就全变成了北京乐友?”青岛13家孕儿乐集体被纳入北京最大的孕婴用品销售商乐友旗下,这个事实不仅让李女士等消费者议论纷纷。在继好孩子、丽婴房之后,又一外地大鳄杀入青岛,究竟外地大鳄来青意欲何为?青岛的孕婴行业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近日,记者展开调查。
外地大鳄吞下13家连锁店

飞轮公司已推出50多款“海宝”动漫衍生产品,正在研发的海宝系列产品还有100多款,并突出了上海世博会的环保理念,多款玩具采用可以完全降解的环保材料制成。

5月15日至17日,上海润智硅胶制品有限公司携“神奇彩泥”系列产品参加了第12届北京国际玩具及幼教用品展览会,吸引了众多幼教界人士的关注。

3月31日上午,记者在台东的孕儿乐孕婴用品专卖店的门口看到,硕大的“全场五折起”的促销广告分外吸引眼球。店内销售人员坦言,这次大力度促销除了换季清仓的原因外,也是为了迎接新东家、腾出地方做部分货品调整。在孕儿乐辽宁路店,乐友的标志、宣传广告随处可见。“乐友已经派人来测量过,很快门头就会换成‘乐友’了。”销售人员这样说。
对此,乐友和孕儿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现得低调而谨慎。“青岛13家孕儿乐连锁店将全部加入乐友,双方之间是‘合作’关系。”乐友北京总部的相关负责人一再强调,今年3月份起,孕儿乐品牌已停止运营,更名为乐友,而乐友与孕儿乐的“合作”则是一种资源整合,此前的员工、物料、优势政策将全部保留。不过,乐友这种说辞反而让事件欲盖弥彰,更换店名、安装乐友ERP系统……在业内看来,种种迹象显示,所谓“合作”就是“并购”。
尽管乐友低调入青,但一口气“吞”下13家连锁店的大动作却在业界引起震撼。从丽婴房、妈妈好孩子,到今天的乐友,越来越多的外地孕婴用品大鳄悄然在青岛布局。撕开布局的表象,我们看到的是,青岛孕婴市场潜藏着巨大的市场空间、丰厚的利润等诱惑,以及目前规模、布局的短板。
高出生率催旺孕婴市场
近年来出生率居高不下为孕婴消费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据婴童产业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去年青岛出生的“牛宝宝”约为7.6万名,预计今年新生婴儿将在8.3万名左右,而与之相应的还有8.3万名左右的准妈妈。
最关键的是,“只要对孩子有好处,多花点钱无所谓。”这句话已经成为现在年轻父母的口头禅。“维生素、叶酸、钙片、妈妈奶粉、鱼肝油,我从准备要孩子时就开始吃了,只要对孩子好,花多少钱都值。”正在挑选营养品的准妈妈王女士告诉记者,这些开销一个月下来就得几百元,“现在孕妇都这样。”王女士还给记者算了笔账:按照一般消费水平来算,在孩子出生前,孕妇装、防辐射服、孕妇专用日用品得花费两千元左右,之后需为宝宝出生准备几千元的生活必需品,每月花3000元请月嫂护理,200元一桶的奶粉、一个月300元的纸尿裤钱,每次50元的婴儿游泳、几百元的胎毛笔制作到上千元的儿童摄影和亲子早教等等。按照王女士的计算,新生儿用品月均消费1000多元,一年的开销至少在10000元,从妈妈怀孕、宝宝出生到宝宝3岁之间,全部消费时间约为4年。也就是说,每出生一个宝宝便能为青岛的孕婴经济创造四五万元的消费力。
孕婴用品利润高达40%
一盒进口的益生菌冲剂,促销价格能比正价便宜40元,还加送精装奶粉;一桶298元的奶粉,搞促销时“买四赠一”;一套婴儿内衣108元,一把婴儿指甲钳58元钱……凡是和宝宝有关的商品价格都高得让人“咋舌”,而超级“实惠”的促销价则不禁让人猜测其中的利润究竟有多高。
“这两年,孕婴用品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价格也随之透明,尤其是奶粉、纸尿裤等普通消耗品,利润非常低。但商家特有的品牌服饰、保健品等,利润空间巨大。”台东一家孕婴用品店的老板陈女士告诉记者,在青岛的孕婴用品专卖店,一般200元一桶的奶粉利润在10元左右,一包纸尿裤只能赚到一两元钱,因为这些商品就好比超市里的生鲜商品,低价是为了吸引更多人气,一方面通过走量来换取返点回扣,另一方面则可以拉动其他中高端商品的消费。
2
而某品牌婴童用品经销商也证实,在婴幼儿用品行业中,利润最高的是服装、保健品、玩具等产品,基本能达到40%左右,而奶粉、辅食、洗护用品和童车童床的利润率最低,大致只有10%乃至5%左右。“儿童用品销售的中间环节并不多,但每个环节加价较多。”该经销商坦言,一般婴童商品要经历出厂、经销商、品牌代理商和零售商4个环节。就儿童服装而言,层层加价率在30%以上,因此,市场上的中、高档儿童服装零售价通常是出厂价的3至4倍,而儿童玩具的利润就更高了,有的甚至能高达七八倍之多。
小规模经营是主体
除了青岛巨大的市场容量和利润空间的诱惑,本身缺乏规模和规范化的企业是青岛孕婴用品市场的最大短板,恰好给具备此优势的外地大鳄一个“可乘之机”。
“青岛孕婴用品市场竞争激烈,但竞争力很弱。”进入青岛市场不足两年的妈妈好孩子孕婴用品购物中心宣传部范经理认为,目前青岛至少有200多家孕婴用品店,其中90%左右都是几十平方米、个体经营的小店,销售的产品种类、品牌比较少,而且配备的人员和设施很难能提供专业的服务。
未来妈咪孕婴用品店老板单连钧在青岛孕婴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多年,对此深有感触。他表示,青岛的孕婴用品行业还很年轻。由于初期入市门槛低,小规模的个体店成了行业主体,“台东八路方圆200米,起码分布着六七家孕婴用品店,其中一半以上经营面积不过六七十平方米。”单连钧说,退回三四年前,个体的小店们还能靠着“价格战”勉强维持生计,这也是为什么本土甚少出现规模化、连锁化的孕婴用品店。即使出现个别连锁化的孕婴店,也摆脱不了“价格战”、产品定位单一、资金短缺等种种困惑。单连钧甚至坦言,未来妈咪经营了十几年,一直都有扩张的打算,但资金和专业人员的配备是他迟迟没有行动的原因。直到近几年,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孕婴行业巨头在嗅到青岛商机的同时,也关注到青岛该行业的缺口,纷纷从缺口进入青岛市场。
未来趋势孕婴市场何去何从
从丽婴房、妈妈好孩子等外来行业巨头的进驻,到北京乐友通过“吞并”青岛最大连锁规模的“孕儿乐”而占领市场份额,外来的“鲶鱼”一次次搅动青岛的孕婴用品市场,行业洗牌势在必行。业内认为,未来“一站式”购物模式以及连锁化经营将是市场主流。
“一站式”将成主流
“之所以从商场中独立出来的孕婴用品专卖店能逐渐壮大,‘一站式’购物功不可没。”孕味坊的陈先生在提到“一站式”消费时,口气里满是羡慕,“我这店面才几十平方米,要是有更多的资金,我肯定把孕婴所有品类的商品都摆进来。”陈先生举例说,消费者来到一家大型百货商场,可能会在超市找到婴儿奶粉,在二楼找到服装、鞋帽,最后在五楼找到适合婴儿听读的书本和语音制品,但是,一家营业面积100多平方米的母婴用品专卖店就会把孕妇和3岁前小孩吃、喝、玩、用的物品集中在一起,让人们可以在店内很方便地购买到这个特定人群所需要的东西,如果经营面积再大一些,宝宝照、宝宝游泳馆、图书室都能装得下。
记者在经营面积高达3000多平方米的妈妈好孩子店以及HEL-LO贝贝店内看到,小到婴儿专用的指甲钳、挖耳勺,大到各类婴儿床,甚至早教中心、游乐室也在其中。“一次性可买齐所需的全部孕婴用品,不用东奔西跑,更不用排长队等候,孕婴用品店‘一站式’的购物模式将成为未来该市场的主流销售模式。”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告诉记者。
规模连锁化降低成本
到目前为止,连锁经营的实体店是抢占市场份额的最佳方式。孕婴用品大鳄乐友是以B2C网络经营起家,但现在已转型到连锁店、网上商城与直购目录三位一体的销售模式。乐友的负责人曾表示,在2007年,实体店已经超过目录与网络成为主要的销售渠道,到了今天,实体店销售的金额已经占总销售额的70%-80%,也是乐友通过整合进来一些当地已经较具规模的企业来扩充市场占有率,而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乐友会选择与青岛的孕儿乐“合作”。
除了抢占市场份额,连锁店扩张会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不仅能够压缩采购成本,还能分摊相关人员培训、信息系统设置、管理制度建立、服务模式复制等各项成本。妈妈好孩子孕婴用品购物中心宣传部范经理表示,作为全国连锁企业,统一、大量的采购必将压缩成本,同质量的商品,连锁店的价格比个体店更有优势,“像奶粉等大众商品,我们搞促销活动时的零售价往往就是小店的进货价。”此外,因为各家店面可以做到资源共享,分摊一些昂贵的信息管理系统的使用成本,同时,在一家店试水成功的管理制度、专业人员的培训课程、为会员提供的专家咨询讲座等个性化服务,可以根据当地情况稍作修改就在其他店面复制,无需花费更多的成本,“而对消费者来说,更多个性化、专业化的咨询和服务将是吸引他们消费的最大卖点。”

飞轮上海世博会特许玩具·海宝万向车

据了解,润智硅胶近期推出的“神奇彩泥”儿童手工益智玩具,已申请国家发明专利。

1

提升文化软实力并不是一句口号。近年来,在文化大市战略下,文化产业不仅成为汕头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更是在产业发展模式上形成了“汕头样本”——“玩具+动漫”的工艺玩具业、高端技术化的印刷业、规模化的音像材料业以及品牌化的文具业,也走出了一条将文化与产业相结合的发展之路。
经济增长的文化力量
在汕头,文化已成为一种生产力,文化与产业的结合已成为当地经济增长的要素
在汕头人看来,文化的发展和创新不仅具有“事业”的意义,还具有“产业”的性质。在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前提下,努力实现和扩大其经济效益,增强文化发展实力。
近年来,汕头市委、市政府围绕建设文化大市的目标,一手加强扶持引导传统优势文化产业,一手大力发展新兴文化产业,全力打造一座文化创意之城,文化产业发展驶入快车道,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高于全国、全省水平,已成为全市国民经济的重要增长点。
据了解,2009年,汕头的文化产业,尽管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但仍呈现逆势飘红的局面。工艺玩具业、印刷业、音像材料业三大支柱文化产业共实现总产值287.4亿元,同比增长21.7%,占汕头市八大支柱产业总产值的25.4%,文化在经济增长中的突出作用越来越明显。
汕头现有文具生产销售企业763家,年产值30多亿元,占有全国文具专业市场20%的份额,拥有3家“全国十大文具品牌”企业,6家“广东省著名商标”企业,已成为国内文具生产基地之一。
汕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姚英杰告诉记者:“从目前汕头的文化产业规模看,无论民族工业还是现代工业都比较发达,传统文化依托现代工业也在不断升级创新。汕头文化产业的优势突出,产业聚集度高,已初步形成金平和龙湖的印刷业、潮阳的音像材料业、澄海的玩具业、潮南的文具业四大聚集度高、年产值合计超过200亿元的区域性优势产业和行业品牌群。”
同时,汕头的文化展会交易活动也十分活跃,先后举办了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玩具礼品博览会、首届汕头文具博览会,还先后组团参加第五届深圳文博会、第二届海峡两岸文博会。
转型过程中的文化启示
早在金融危机之前,汕头的大多数玩具企业就已经开始两个转型:一是国内市场的开拓,二是自主品牌的打造
广东每年的玩具出口产值占中国玩具类出口额近七成,而汕头又是广东玩具基地中的翘楚,是国内最大的玩具生产和出口集散地,有玩具原材料供应商和配件加工企业3000多家,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
与珠三角的玩具企业不同的是——早在金融危机之前,汕头的大多数玩具企业就已经开始两个转型:一是国内市场的开拓,二是自主品牌的打造。
2009年6月14日,粤东现场会期间,汕头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蔡东青向前来调研的汪洋书记介绍说:“这是奥飞原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两个中国本土动漫形象。一个叫‘铠甲勇士’,一个叫‘电击小子’,与美国的‘变形金刚’和日本的‘铁臂阿童木’一样,是抗击邪恶势力的英雄角色。不同的是,它们是中国自己原创的动漫英雄形象。”
2
蔡东青介绍说:“《电击小子》不仅在国内受欢迎,国外也受欢迎。由于片子的制作水平国际化、三维技术好,我们已经与美国迪士尼频道实现全面合作,片子现已进入美国和欧洲市场。”
短短16年间,奥飞动漫从800元起家,成长为一家年营业收入近5个亿的公司,一跃登上“广东民企百强榜”,奥飞动漫书写了创业传奇。
奥飞动漫的自主研发已有10年以上历史。为求创新,奥飞动漫不惜砸下血本——公司每年拿出约占销售收入5%的研发经费用于新产品开发,并不断加强质量体系建设。
在转型过程中,奥飞动漫“动漫+玩具”模式的优势得到体现。动漫作品收入增加的同时促进了玩具的销售,产业链扩展带来的价值增长明显优于传统玩具制造企业,这也给动漫行业发展带来诸多启示。
在“动漫+玩具”的模式下,奥飞动漫应该被定位于动漫企业与玩具企业之间,既不是完全的动漫企业,也不是单纯的玩具制造企业,但是同时又兼具二者的特点和业务。
如今的汕头玩具产业并不是一枝独秀,除了奥飞之外,骅威、飞轮等都已经走上了“动漫+玩具”的发展之路。一个文化创意产业的集群已经初显规模。
即将开幕的上海世博会上,汕头澄海飞轮实业有限公司成为国内唯一获得授权研发生产上海世博会吉祥物“海宝”系列动漫衍生产品的企业。目前,飞轮公司已推出50多款“海宝”动漫衍生产品,正在研发的海宝系列产品还有100多款,并突出了上海世博会的环保理念,多款玩具采用可以完全降解的环保材料制成。
将产业做成“文化高地”
要让文化为汕头的产业发展注入灵魂。玩具也要像潮汕的功夫茶一样,做成一种文化
提到潮汕,人们总会自然地想起回味无穷的功夫茶。功夫茶的文化影响力也让汕头的企业家们看到了文化产业的发展方向:有了文化,原来冷冰冰的工业产品便有了灵魂,就会进入一个价值大幅提升的领域;通过文化内涵的延伸,文化产业就会有广阔的出路。
“方向不会变,决心必须有,方法可以想。奥飞立志改变中国玩具在海外的地位,从成本的竞争转化为文化的竞争,把‘中国制造’改写为‘中国创造’。”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来汕头调研之际,蔡东青代表汕头文化企业表明了努力的方向。
从大家耳熟能详的“奥迪玩具”,变身成为如今名噪一时的上市公司“奥飞动漫”,作为汕头玩具产业的龙头老大,奥飞公司再一次华丽转身。
“2004年,奥飞动漫在广州注册成立,标志着我们开始从一家传统的玩具制造企业向文化产业转型迈进。‘一条最有价值的动漫产业链’正在打造之中。”蔡东青表示,奥飞动漫将通过玩具产业反哺动漫内容创作,然后进入电影、互联网及相关动漫授权,最终形成一个以动漫内容为核心的产业链,由“产业的文化化”过渡到“文化的产业化”,实现从产业运营商到内容提供商,最终成为产业的整合商。
与玩具的“两条腿走路”不同,汕头印刷包装企业走的则是高端路线。国内许多对印刷包装技术要求很高的烟酒生产企业,都把产品包装产业链落户到汕头。红塔山、云烟、红河、红玫王、五叶神等几十种品牌的包装,都在这里印制。如今,全国有三成、近千种品牌烟的包装在汕头市印制。
据了解,每年汕头印刷业的老板们都会不惜重金引进新的技术和设备,正如他们所追求的一样,“专业而高端”。
谈起“文化产业高地”的建设,汕头市委党校副教授林钢塔这样分析汕头的优势:“一是汕头的文化产业已形成较为配套的产业链条,企业的凝聚力高。二是汕头的文化产业集群效应已逐步形成,对外的吸引力正在上升,以企业集群形式形成的规模化稳步提升了产业的影响力,打造了区域品牌基地。文化产业是个成功的例子,如果能找准和发展好几个品牌产业集群,相信汕头的经济实力将会有质的飞跃。”
如今,一座鲜活的文化创意之城正在加速推进之中。汕头将继续把文化产业作为经济增长点,积极促进传统优势文化产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升级,促进汕头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建设。

尽管乐友低调入青,但一口气“吞”下13家连锁店的大动作却在业界引起震撼。从丽婴房、妈妈好孩子,到今天的乐友,越来越多的外地孕婴用品大鳄悄然在青岛布局。
像往常一样,山东青岛市民李女士趁着午休时间赶到公司马路对面的孕儿乐孕婴用品店,准备给刚满一岁的儿子挑几件春装。但让她惊讶的是,店门口居然贴着一则“孕儿乐会员卡”将更换为“乐友卡”的通知。“孕儿乐可是咱青岛当地连锁规模最大的孕婴店,怎么转眼就全变成了北京乐友?”青岛13家孕儿乐集体被纳入北京最大的孕婴用品销售商乐友旗下,这个事实不仅让李女士等消费者议论纷纷。在继好孩子、丽婴房之后,又一外地大鳄杀入青岛,究竟外地大鳄来青意欲何为?青岛的孕婴行业将会发生怎样的转变?近日,记者展开调查。
外地大鳄吞下13家连锁店

1

3月31日上午,记者在台东的孕儿乐孕婴用品专卖店的门口看到,硕大的“全场五折起”的促销广告分外吸引眼球。店内销售人员坦言,这次大力度促销除了换季清仓的原因外,也是为了迎接新东家、腾出地方做部分货品调整。在孕儿乐辽宁路店,乐友的标志、宣传广告随处可见。“乐友已经派人来测量过,很快门头就会换成‘乐友’了。”销售人员这样说。
对此,乐友和孕儿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现得低调而谨慎。“青岛13家孕儿乐连锁店将全部加入乐友,双方之间是‘合作’关系。”乐友北京总部的相关负责人一再强调,今年3月份起,孕儿乐品牌已停止运营,更名为乐友,而乐友与孕儿乐的“合作”则是一种资源整合,此前的员工、物料、优势政策将全部保留。不过,乐友这种说辞反而让事件欲盖弥彰,更换店名、安装乐友ERP系统……在业内看来,种种迹象显示,所谓“合作”就是“并购”。
尽管乐友低调入青,但一口气“吞”下13家连锁店的大动作却在业界引起震撼。从丽婴房、妈妈好孩子,到今天的乐友,越来越多的外地孕婴用品大鳄悄然在青岛布局。撕开布局的表象,我们看到的是,青岛孕婴市场潜藏着巨大的市场空间、丰厚的利润等诱惑,以及目前规模、布局的短板。
高出生率催旺孕婴市场
近年来出生率居高不下为孕婴消费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据婴童产业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去年青岛出生的“牛宝宝”约为7.6万名,预计今年新生婴儿将在8.3万名左右,而与之相应的还有8.3万名左右的准妈妈。
最关键的是,“只要对孩子有好处,多花点钱无所谓。”这句话已经成为现在年轻父母的口头禅。“维生素、叶酸、钙片、妈妈奶粉、鱼肝油,我从准备要孩子时就开始吃了,只要对孩子好,花多少钱都值。”正在挑选营养品的准妈妈王女士告诉记者,这些开销一个月下来就得几百元,“现在孕妇都这样。”王女士还给记者算了笔账:按照一般消费水平来算,在孩子出生前,孕妇装、防辐射服、孕妇专用日用品得花费两千元左右,之后需为宝宝出生准备几千元的生活必需品,每月花3000元请月嫂护理,200元一桶的奶粉、一个月300元的纸尿裤钱,每次50元的婴儿游泳、几百元的胎毛笔制作到上千元的儿童摄影和亲子早教等等。按照王女士的计算,新生儿用品月均消费1000多元,一年的开销至少在10000元,从妈妈怀孕、宝宝出生到宝宝3岁之间,全部消费时间约为4年。也就是说,每出生一个宝宝便能为青岛的孕婴经济创造四五万元的消费力。
孕婴用品利润高达40%
一盒进口的益生菌冲剂,促销价格能比正价便宜40元,还加送精装奶粉;一桶298元的奶粉,搞促销时“买四赠一”;一套婴儿内衣108元,一把婴儿指甲钳58元钱……凡是和宝宝有关的商品价格都高得让人“咋舌”,而超级“实惠”的促销价则不禁让人猜测其中的利润究竟有多高。
“这两年,孕婴用品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价格也随之透明,尤其是奶粉、纸尿裤等普通消耗品,利润非常低。但商家特有的品牌服饰、保健品等,利润空间巨大。”台东一家孕婴用品店的老板陈女士告诉记者,在青岛的孕婴用品专卖店,一般200元一桶的奶粉利润在10元左右,一包纸尿裤只能赚到一两元钱,因为这些商品就好比超市里的生鲜商品,低价是为了吸引更多人气,一方面通过走量来换取返点回扣,另一方面则可以拉动其他中高端商品的消费。
2

飞轮公司已推出50多款“海宝”动漫衍生产品,正在研发的海宝系列产品还有100多款,并突出了上海世博会的环保理念,多款玩具采用可以完全降解的环保材料制成。

飞轮上海世博会特许玩具·海宝万向车

提升文化软实力并不是一句口号。近年来,在文化大市战略下,文化产业不仅成为汕头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更是在产业发展模式上形成了“汕头样本”——“玩具+动漫”的工艺玩具业、高端技术化的印刷业、规模化的音像材料业以及品牌化的文具业,也走出了一条将文化与产业相结合的发展之路。
经济增长的文化力量
在汕头,文化已成为一种生产力,文化与产业的结合已成为当地经济增长的要素
在汕头人看来,文化的发展和创新不仅具有“事业”的意义,还具有“产业”的性质。在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的前提下,努力实现和扩大其经济效益,增强文化发展实力。
近年来,汕头市委、市政府围绕建设文化大市的目标,一手加强扶持引导传统优势文化产业,一手大力发展新兴文化产业,全力打造一座文化创意之城,文化产业发展驶入快车道,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高于全国、全省水平,已成为全市国民经济的重要增长点。
据了解,2009年,汕头的文化产业,尽管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但仍呈现逆势飘红的局面。工艺玩具业、印刷业、音像材料业三大支柱文化产业共实现总产值287.4亿元,同比增长21.7%,占汕头市八大支柱产业总产值的25.4%,文化在经济增长中的突出作用越来越明显。
汕头现有文具生产销售企业763家,年产值30多亿元,占有全国文具专业市场20%的份额,拥有3家“全国十大文具品牌”企业,6家“广东省著名商标”企业,已成为国内文具生产基地之一。
汕头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姚英杰告诉记者:“从目前汕头的文化产业规模看,无论民族工业还是现代工业都比较发达,传统文化依托现代工业也在不断升级创新。汕头文化产业的优势突出,产业聚集度高,已初步形成金平和龙湖的印刷业、潮阳的音像材料业、澄海的玩具业、潮南的文具业四大聚集度高、年产值合计超过200亿元的区域性优势产业和行业品牌群。”
同时,汕头的文化展会交易活动也十分活跃,先后举办了第十一届中国国际玩具礼品博览会、首届汕头文具博览会,还先后组团参加第五届深圳文博会、第二届海峡两岸文博会。
转型过程中的文化启示
早在金融危机之前,汕头的大多数玩具企业就已经开始两个转型:一是国内市场的开拓,二是自主品牌的打造
广东每年的玩具出口产值占中国玩具类出口额近七成,而汕头又是广东玩具基地中的翘楚,是国内最大的玩具生产和出口集散地,有玩具原材料供应商和配件加工企业3000多家,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
与珠三角的玩具企业不同的是——早在金融危机之前,汕头的大多数玩具企业就已经开始两个转型:一是国内市场的开拓,二是自主品牌的打造。
2009年6月14日,粤东现场会期间,汕头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蔡东青向前来调研的汪洋书记介绍说:“这是奥飞原创、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两个中国本土动漫形象。一个叫‘铠甲勇士’,一个叫‘电击小子’,与美国的‘变形金刚’和日本的‘铁臂阿童木’一样,是抗击邪恶势力的英雄角色。不同的是,它们是中国自己原创的动漫英雄形象。”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