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会议取消或降低这些收费项目,全国碳交易市场的配额分配方案(讨论稿)首次公开

by admin on 2020年1月17日

【电工电气网】讯  用电量
4月全省全社会用电量333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7%;1-4月累计全省全社会用电量121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5%。  最高负荷4823.7万千瓦(4月11日)。  发电量
1-4月全省电厂发电量1055 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2
%,其中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发电量103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浙江统调电厂发电量71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7%,非统调电厂发电量130亿千瓦时,同比下降2.3%。  新增生产能力
1-4月全省电网新投110千伏及以上线路1366千米,变电容量1250万千伏安。

【电工电气网】讯  “清理政府服务性涉企收费,决不能这边搞清理,那边仍在不断增加新项目,更不能与老百姓和企业‘玩猫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将焦点对准“降费”。  此次会议公布了降低企业物流、电价、经营服务性收费等一揽子降成本举措,预计全年为企业减轻负担约1200亿元。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降费正朝着纵深领域推进,由此前政府部门收费迈向更为复杂的电价、物流等价格领域,从财税部门拓展到交通、电力等更多部门及领域,而这些又与当前交通运输体制、电力体制等领域改革相关。“这也反映了降费不断在深化,一直在路上。”  年内最后一波降费  给企业降成本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大主要任务,而降费则是降成本的主力。  为兑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2000亿元降费承诺,今年4月1日起,财政部取消了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新型墙体材料专项基金等政府性基金,取消或停征41项中央设立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在此基础上,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推出一批新的降费措施。  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波降费政策,基本兑现了年初降费承诺。  具体来看,降低企业铁路、公路物流成本排在此次降费的首位。  上述会议提出,取消电网公司向铁路运输企业收取的电气化铁路还贷电价,等额下浮铁路货物运价。将货运车辆年检和年审依法合并,减轻检验检测费用负担。取消甘肃、青海、内蒙古、宁夏四省(区)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加大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政策实施力度。  工业用电价格高是企业普遍反映的问题,为此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成为降费第二招。  具体举措包括电价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扩大发电企业和用户直接交易规模。调整电价结构,通过取消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降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适当降低脱硫脱硝电价等措施,减轻企业用电负担。采取降低管道运输价格、清理查处乱收费等措施,降低省内天然气管网输配价格。  国家发改委去年底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通过电价改革减少企业电费支出逾千亿元,其中推动电力双边直接交易,年减轻企业用电成本约450亿元。  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等对电网企业或者用电企业征收,此次会议取消或降低这些收费项目,将降低企业用电成本。  最后,是减少针对企业的经营服务性收费。包括行政审批部门开展技术性服务一律由其自行支付费用。取消行业协会商会不合理收费项目,对保留的项目降低偏高收费标准。规范金融机构收费行为,深化商业车险改革减轻企业保费负担。  冯俏彬表示,这里的一大亮点,是行政审批部门开展技术性服务一律由其自行支付费用,这类技术服务收费一直是企业抱怨的对象,收费较高,这次一律取消收费,不仅将降低企业负担,也推进了针对普遍性服务的行政零收费在全国推广。  “军中无戏言”  降费政策能否真正落地,让企业降负有获得感?  “各级地方政府要在年内对外公布涉企收费清单!对老百姓、对企业的各类乱收费行为,要抓典型,坚决曝光、重拳治理!”李克强在会议上强调。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乱收费需要找到治理的牛鼻子,抓典型可更好地剖析治理收费中的疑难杂症,为寻找根本之策提供支持。公示则是最有效的治理乱收费的途径,可以让全社会参与监督,当前最缺的是收费信息公开。  公开报道称,在此次会议上,李克强举着手中的文件向参会者发问,“相关部门都能做到吗?这可是涉及利益的,真正是要‘动奶酪’的!”  相关负责人先后向总理保证:“我们一定做到!”  “那就这么定了。对政策落实情况我们还会进行检查。‘军中无戏言’!”总理说。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民政部公布的《关于清理规范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的通知》明确,在今年6月底前进入降费自查自清阶段,8月底前进入集中审查阶段和重点检查阶段。  其中重点检查行政审批中介服务、行业协会商会、进出口环节、电子政务平台等涉企收费,对违规涉企收费问题严肃处理,公开曝光典型案件,并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责任。  李克强在会上强调,我们为企业降费减负是有针对性的“定向调控”,目的就是进一步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切实振兴实体经济。  “近年来中国营商环境改善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可,相关排名也有不小的提升。但涉企收费确实是一个‘黑洞’,这让国际社会、外资企业包括我们自己的企业都看不懂也不放心。”李克强说,“现在许多国家都在酝酿出台减税措施,我们也要在这方面下大功夫、下真功夫,给市场一个良好预期,切实提振市场信心。”

【电工电气网】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初期,或许将不会纳入原定的8类行业,而是先纳入电力、水泥、电解铝等数据基础较好的行业,钢铁、化工等行业或暂不纳入。  平静的碳市场近期起了波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下称“碳市场”)启动初期,或许将不会纳入原定的8类行业,而是先纳入电力、水泥、电解铝等数据基础较好的行业,钢铁、化工等行业或暂不纳入。  目前,碳配额分配总体方案已经确定,具体的计算公式仍在征求意见。全国碳市场的配套支撑系统建设方案亦尚未确定。据此推算,业内人士预计,全国碳市场或于今年第四季度启动。  对此,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蒋兆理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一切尚在探讨中,尚未确定,以国务院最终决定为准。  初期规模将超50亿吨  作为2017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之一,今年将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根据规划,全国碳市场将覆盖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民航等8大类32个子行业。  不过,初期纳入的行业范围或将缩小。据接近国家发改委的知情人士称,全国碳市场初期纳入行业或许只有电力、水泥、电解铝等数据基础较好的行业。而这三大行业的体量就可能超过50亿吨,超出此前发改委的预期。  原定于2016年6月30日完成的地方数据核查与报送工作在今年早些时候才完成,但报送的数据质量参差不齐。  此前有消息称,3月底7个碳交易试点省市及福建、江苏已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提交全国碳排放交易系统和注册登记系统的建设方案,4月初公布评选结果。7月底将启动注册登记系统、全国交易系统,完成重点企业的开户、信息录入、登记注册。  然而,实际进度有所延迟。据了解,5月初国家发改委才组织专家完成评审工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参评的交易机构询问最新进度,对方婉拒采访请求。  全国碳排放权配额总量设定与分配方案已获批,总的思路是中央政府确定分配方法,地方执行配额分配。分配的具体计算方法尚未确定,讨论稿正在征求意见。吸取经验总结教训,分配方法的调整将是一个不断改进完善的过程。  目前,7个碳市场试点地区仍在正常交易。  5月17日,北京碳市场成交均价最高,为59.78元/吨,成交量8507吨,CCER协议转让成交约10.89万吨。湖北碳市场当日成交量最高的约为23.2万吨,收于16.4元/吨。新加入的四川碳市场至今未有交易,而福建碳市场当日以36.32元/吨的价格成交5600吨。据海峡股权交易中心统计,福建碳市场的碳排放配额托管总量已达760万吨。  自去年11月4日全国首个温室气体控排五年规划公布以来,各地陆续公布了地方版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规划,其中的单位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目标基本与国家规划目标一致。  地方在提及碳交易市场建设方面,具体思路包括建立碳排放权交易制度,构建国家、地方、企业三级温室气体排放核算、报告与核查工作体系,建设重点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数据报送系统,强化碳排放权交易基础支撑能力等。  地方配额分配基准更严  继四川后,5月17日,碳配额分配试算工作会在江苏召开。  根据国家发改委此前的通知,相关小组将赴四川、江苏两省开展电力、水泥、电解铝等行业的配额分配试算工作,同时开展四川、江苏两省数据质量校验及调研工作。  此前一周在四川省碳配额分配试算工作及培训会上,全国碳交易市场的配额分配方案(讨论稿)首次公开。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配额分配方法为基准线法。国家发改委确定的国家行业基准、地方发改委确定的地方行业调整系数、企业当年产品实际产量,这三个变量的乘积即为企业配额量。  其中,电力根据压力、机组容量和燃料类型划分了11个基准线。燃气F级以上机组的配额分配基准值最低。  据悉,基准值是在收集比对同行业相同机组或生产线的不同排放水平基础上,综合考虑国家的减排目标、行业配额缺口、企业压力测试模拟结果等因素后确定的。  地方行业调整系数只能小于或等于1,也就是说地方的基准只能比国家更加严格。中创碳投副总经理钱国强分析称,这一规定意味着地方可以给自身加码,配额发放更紧。反之,则易引发配额超发,全国碳市场无法正常运行。  对此,有业内专家建议,《“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明确了各省的减排目标,省级调整系数可以该目标为导向。  配额并非一次性全部下发,而是先下发一定比例的配额,实际配额在核算后多退少补。讨论稿暂定电力行业预分配比例为70%,水泥和电解铝为50%。  钱国强表示,这一做法吸取了欧盟碳市场的教训。欧盟碳市场的基准线法是以某一历史年份作为参照值计算配额基准值,分配方法和配额总量都很明确。  但历史参照值不能代表未来,没有考虑经济发展的波动对配额松紧程度的影响。结果就是表面看起来很严格的基准线分配法,在经济下行期,容易导致碳配额的超量发放。  中国的分配方案吸取了欧洲的教训,用当年实际产量而不是历史产量来确定企业每年的配额量,以预分配的方式提前发给企业一部分,到第二年初拿到企业实际核查数据后,再核定上一年度的配额量,多退少补。  对于排放水平高于国家确定的配额分配基准值的企业,就要做好配额不足的准备。而单位产品的排放量在基准线以下的企业,则可能有富余配额。企业可根据自己的计划产量、排放强度等因素,参考国家基准值,预估配额松紧程度,决定是否进行配额交易。考虑到不同行业随经济变化的波动程度不一样,因此预分配的比例也不一样。  对于讨论稿,业内专家表示配额分配方案很细,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不过,仍有一些可改进的地方。以配额占比最大的电力行业为例,不清楚分配方法是想实现总量目标,还是实现行业间减排成本的均一化。  这位专家建议,配额分配方法可与其他政策协同。例如《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
年)》提出,到2015年,大型发电企业集团单位供电二氧化碳排放水平控制在650
克/千瓦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燃煤机组二氧化碳排放强度下降到865克每千瓦时左右。  当然,讨论稿还在征求意见中,所有基准值都有可能改变,一切以最终的碳配额分配方案为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