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R1000堆型机组整体国产化率已达90%,包括核电、高铁和金融在内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9日

摘要:伴随我国核电建设的发展,国内大型能源装备企业经过多年历练,无论技术方面,还是产能上都有了质的飞跃。CPR1000堆型机组整体国
–>

摘要:作者:南都社论应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10月19日访英。作为此访的重点议题,包括核电、高铁和金融在内
–>

摘要:据媒体报道,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近期对内陆核电站的安全性进行了调研,并已形成报告上呈国务院,一旦获批就可能成为内
–>

伴随我国核电建设的发展,国内大型能源装备企业经过多年历练,无论技术方面,还是产能上都有了质的飞跃。CPR1000堆型机组整体国产化率已达90%,核岛主设备国产化达88%。HPR1000“华龙一号”首堆整体国产化率也达到85%以上,基本形成了完整的核电设备研发、制造产业链条。

作者:南都社论

据媒体报道,中国工程院、中国核能行业协会近期对内陆核电站的安全性进行了调研,并已形成报告上呈国务院,一旦获批就可能成为内陆核电站开工的信号。报道称,目前有十多个省份明确提出要发展核电,已完成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的厂址有31个。

我国通过EPR、AP1000等技术转让、合资建厂,提高了自主施工能力和部分主设备的制造能力,已具备海外同类技术项目的竞标、供货条件和资质。

应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10月19日访英。作为此访的重点议题,包括核电、高铁和金融在内的中英经贸合作项目一直备受关注。据媒体报道,中英两国已就“中国参与法国电力公司在英国欣克利角兴建核电站的项目”达成一致。

在中国各种各样的争议中,内陆是否发展核电项目,或许是影响最深远的争议之一。现在的情况是,能源界以及相关的科学界大多认为建设内陆核电站的技术已经成熟,支持开建的人也很多。舆论界的担心仍然很重,“中国真的需要内陆核电吗”和“一旦出事怎么办”是两个最响亮的质问。

我国核电施工企业在核电建设过程中学习、掌握并创造了先进的施工方法和施工管理经验,加上较为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核电施工企业在同国外施工企业的竞争中优势明显。

中法联合投资英国的核电站,放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大背景下,似乎平平无奇。一个事实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深化改革、鼓励创新、释放活力的“新常态”模式以及“一带一路”为核心的经济国际化发展战略的确立,中国企业“走出去”已屡见不鲜。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创下1231亿美元的历史最高值,同比增长14.2%,连续三年位列全球第三。

由于舆论界的担心和各地的邻避效应交织在一起,对开建内陆核电站形成持久的压力。

随着“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提出和全球国际化进程的加快,走出国门,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已经成为我国企业的历史使命。面对国际核电市场的激烈竞争,我国核电供应链正在迎接前所未有的挑战。

然而欣克利角核电站这个项目却又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在英国那一面,一旦建成,欣克利角核电站将成为30年以来英国首座核电站,借用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的话说,“如果英国还想让电灯亮起来,欣克利角的核电站绝对有必要”。但欣克利角项目却经过了太多的波折,从建议到规划、审批、筹资已历经10年之久,英国人希望尽早有一个结果。而作为核电站的控股方,对全球最大的核电运营商法国电力公司来说,欣克利角核电站造价昂贵,特别是在欧盟制订新的核电站安全标准之后,企业投入的各种成本更是显著攀升,据欧盟委员会预计核电站仅建设成本就将高达245亿英镑(约合2400亿元人民币),这种情况之下,法国电力公司寻找合作伙伴的意愿有多么强烈自然不言而喻。

然而不管中国人愿不愿意,也无论过程有多么纠结,中国内陆今后建起一系列核电站,大概都是挡不住的趋势。

此次中广核挺进英国是我国首次在老牌核电强国建设核电站,是我国核电走出去的里程碑式事件,标志着“华龙一号”技术得到了欧洲发达国家的认可。

而中国又将从这场三方合作中获得什么?尽管合作的方式尚未最后敲定,中国企业是单纯的投资者还是能够在资金之外提供技术和设备,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信无疑,那就是无论哪一种方式,中国都会从中获益。如果是后者,对于中国核电企业而言,欣克利角项目可看做是进入英国核电市场的“敲门砖”,通过这一项目,中国企业有望更充分参与到英国的后续核电项目中,包括推进自主核电技术在英国落地。如果是前者,也并不意味着除了投资所取得的利润回报,中国企业就一定毫无所得。

原因就是中国社会未来对电能的旺盛需求,以及我们能够满足这种需求的选择极其有限。有人说中国目前的电力供应已经过剩,但这显然是短时期的情况。中国的发电装机总功率刚刚超过美国,而中国的人口却是美国的4倍多,即使中国人永远不能过得像美国人那样大手大脚,但我们需要更多电能,这个判断错不了。

同时也应看到,我国核电产业链在走进国际核电市场进程中,企业还需面对各种问题,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是已经落地的英国市场,核电技术仍需通过英国独立核安全机构的严格审查,进程并非一帆风顺。

众所周知,核电产业具有两大特点,一是投资巨大,二是安全性要求极高。而英国正是核安全监管最为严苛的国家之一。目前,英国已经建立了完善的核能监管体系和安全监管环境,参与发展核能的公司都要在平等、开放的监管环境下发展。从这个角度,中国企业参与投资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学习怎样提高管理水平确保核电万无一失的过程。

只要中国继续发展,达到世界中等发达水平就需要把当前的发电能力大体扩充一倍。无限扩充火电无法确保煤炭及油气供应,搞这么大规模的新能源建设也无法做到。核电,包括内陆核电将是被迫选择。

——针对发达国家,我国核电产业链面临门槛高、产能合作等挑战;面对发展中国家,我国核电产业链存在风险高、产能对接难等困境。

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还可以学习如何和民众更好交流。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之后,核电安全成为全球关注的话题。但在欣克利角项目所在地,那里的人们却对核电表示欢迎。探究缘由,固然因为核电站的开工可以增加就业等收益,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一方面居民对英国和欧盟的监管制度抱有信心,另一方面,法国电力公司在那里苦心经营数年,培育了深厚的人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法国电力公司的网页上有明确的联络方式,区域内的学校等团体组织可以随时联系参观核电厂。要让民众相信自己核电技术的安全性,就必须更透明更开放。如何与心怀疑虑的民众打交道,并耐心说服他们,法国电力公司提供了一套成熟、成功的经验。

中国需要多少内陆核电站呢?法国的国土面积与四川省差不多,其国土上一共建有19个核电站,58座核反应堆。这向我们演示了现代生活供电系统的模式之一。当然,法国的情况超过了发达社会的平均核电水平,中国未来的核电密度肯定不会比法国高。

——在技术法规和标准上,我国核电企业仍存在对产品进行的欧盟认证不够、设备材料标准与要求不同、不熟悉欧盟环保要求、不熟悉本地化要求等不足。

在中国的核电专家看来,中国核电走出去,形象地说有“借船”出海、“拼船”出海和“造船”出海3种策略,“只有我们自主的核电技术走出去,实现‘造船’出海,才能带动装备制造业最大程度走出去。”无论欣克利角项目属于哪一种形式,对成长中的中国企业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砥砺。
 

法国核电占了全国发电量的75%,中国目前只占2%,是工业大国里最低的。一些学者提出中国未来这个数字上升到10%的目标。

——在项目管理模式上,由于不熟悉DMIC(设计、制造、安装、调试)合同模式,合同风险较大。鉴于项目管理流程与国内存在较大差异,大大增加了供应商的管理难度。

核电的好处是干净,不产生雾霾。它的最大问题是“万一出事”会导致难以承受后果的那种风险。那么中国能够做到内陆核电百分之百安全吗?

——在监管要求上,我国核电企业还需受到当地监管法规、出口许可限制、劳工政策限制等。

理论上的百分之百安全不存在,但它却是我们在现实中针对核电必须做到的。核电安全有两个不断前行的线索,一是核电技术已经用着第三代,开发着第四代,它的安全性不断上升。二是人们的安全标准越定越高,经验则越积越厚。

——在融资认识上,企业仍存在政府协助推动、融资有保障;银行意向明确、融资没问题等误区。

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是特殊例子,它带来了危机感,一些国家减少核电站,缓建新核电站,但这样的恐慌并没有变得歇斯底里。法国就没有太慌张,虽然以它的国土面积,如果有一座核电站出福岛那么大的事故,整个国家“就完了”。

鲜花满径,未来可期。华龙一号将落地英国,开了一个好头,增强了我国核电走出去的信心和勇气。下一步,我们要继续提升自身能力建设,深化核能合作,以开放促发展,运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全面提升我国核电技术、装备水平,为我国核电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开拓新的空间。

中国既然没有选择,就应及早结束该不该发展内陆核电的泛泛争论,把注意力集中到两大线索上:一是做好选址的科学研究,二是做好立项的社会工作。

 

第一项工作虽然复杂,但相对容易推进。第二项工作有可能是发展内陆核电的关键挑战。现在不再是长官命令可以决定一切的时代了,核电站周围群众对安全的心理负担如何与远处核电消费者的惬意形成合理的利益关系,这是打破邻避效应的关键所在。

新加坡人和韩国人敢于面对PX的风险,法国人、美国人敢与内陆核电站“比邻而居”,中国人莫非是全世界最胆小的?当然不是,重要的是如何通过良好的管理把中国人的“胆量”释放出来,别让整个社会在“核电虽好,但请建在你家或领导家旁边,别建在我家旁边”的无休止争论中蹉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