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结了过去18个月世界核工业的状况,许多方面的成果都达到或超过了预期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9日

摘要:中新社合肥11月4日电 (记者
吴兰)11月2至4日,第二届核能安全技术高峰论坛在安徽省合肥市科学岛举行。来自国际能源署、第四代核
–>

摘要:  由独立能源和环境政策专家马克尔施耐德(MycleSchneider)等合作撰写的2015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于2015年7月发布。报告总结了
–>

摘要:10月20至2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进行了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受到英国王室、政府和工商界的隆重接待。由于上半年英国不顾
–>

中新社合肥11月4日电 (记者
吴兰)11月2至4日,第二届核能安全技术高峰论坛在安徽省合肥市科学岛举行。来自国际能源署、第四代核能系统国际论坛组织、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组织(ITER)、日本原子力学会等国际组织以及中国相关核学会、院所的300余名核领域专家学者参加此次论坛。与会专家认为,公众接受与风险认知成为关注焦点。核安全不仅是技术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需要普及公众的核应急知识。

  由独立能源和环境政策专家马克尔施耐德(MycleSchneider)等合作撰写的“2015世界核工业现状报告”于2015年7月发布。报告总结了过去18个月世界核工业的状况,并评估了当前核能国家及新兴核国家新建项目的状况。

10月20至2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进行了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受到英国王室、政府和工商界的隆重接待。

  福岛核事故对国际核能界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各涉核电国家均组织了专门队伍,研究和吸取福岛核事故的教训,开展核电安全的大检查,制定相应的对策与措施。当前,核应急全球一体化趋势日益凸显,国际核应急管理和技术领域的新发展新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出了新的挑战。

  1、反应堆现状与核能项目
  反应堆启动与关闭数量:在2014年,启动反应堆5座(中国为3座,阿根廷和美国各一座),关闭反应堆1座(美国的VermontYankee核电站)。截至2015年年中,启动反应堆5座,关闭反应堆2座。

由于上半年英国不顾美国阻挠反对,在主要西方大国中率先加入中国倡导的亚投行,在此次习近平主席访英前,英国首相卡梅伦、外相哈蒙德和财政大臣奥斯本等又相继释放暖意,做足了文章,因此许多人对此次访问期间双方所能达成的成果,都寄托了较高的期望。

  据悉,是届论坛针对核能领域目前发展现状,结合中国“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重点围绕“核能安全、公众认知与可持续发展”的主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与会专家认为,核能发展或核能安全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且更是一个社会问题,涉及社会因素、伦理因素以及经济因素,当然也必然包括技术因素。出于行业健康持续发展的考虑,必须考虑政府和工业界之外其他声音和观点持续关注与介入,其中公众应在其中发挥愈发重要作用。作为公众参与的代表——第三方机构,包括科学界,对于中国核能科学、持续与包容性发展必须发挥重要作用。

  2、反应堆的运行与建造
  反应堆运行:全球共有31个国家正在运行核反应堆,核反应堆共有391座,总装机容量达到337GW(图1)。2014年核电发电量为2410TWh,与2013年相比增长2.2%,但仍比2006年最高点低9.4%,见图2。在2014年日本尚无反应堆运行。

如今访问业已圆满结束,就经贸和投资领域而言,许多方面的成果都达到或超过了预期:两国所签署和达成的投资、贸易总额据悉已达400亿英镑,大大超过此前各界所预料、英方所期待的300亿英镑;在金融领域,中国将在伦敦发行中国之外首只人民币主权债券,传闻中的“沪伦通”可行性研究也即将开展。

  中国辐射防护学会名誉理事长、中核集团科技委主任潘自强院士,认为内陆核电完全可以达到不低于滨海核电的安全水平,使得环境风险低于社会或公众可接受的水平。

  建造:与往年一样,14个国家正在建造新的核电站。截止到2015年7月,62座核反应堆正在建造,装机容量达到59GW。近40%的新建项目位于中国。具体情况见表1。

可以说,这些经济、金融领域的协议、成果对中英双方而言,都可谓既有“面子”又有“里子”,是皆大欢喜的事。但具体到个别项目,却不免有冷暖不均的感觉。

  中国核学会理事长李冠兴院士认为,核电发展关乎公众利益,只有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使得创新引领新常态,才能持续不断改进和提高核电站的安全性。

图片 1

最典型的“一热一冷”,莫过于习主席行前同样炒得火热的欣克利角核电站C项目,和HS2高铁项目了。当时不少国内外媒体言之凿凿,称这两个项目将成为习主席此次访英最受瞩目的经贸大单。

  中国科学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吴宜灿研究员介绍,对于先进核能系统安全研究与思考,核能快速发展使得公众接受度成为当前研究的重点关注问题,并提出了“四个革新”:在理念革新上,安全目标要从技术重返社会;在技术革新上,不能无限制复杂化纵深防御来解决安全问题,革新型反应堆技术才是最终发展出路;在方法革新上必须重视理论引导,采用系统化评价体系;在措施革新上,在政府、工业界和社会之间,应建立和通过“第三方”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

图片 2

这两个“大单”共同的特点就是很早即被炒热,且一直传闻和中国有关。

  中国环境保护部华东监督站俞军主任指出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公众对于核能的接受性成为核电发展面临主要问题之一,应该建设公众、监管以及业主之间良性的核安全生态链。

  核电份额:在过去的3年里全球核电份额保持稳定,2014年全球核电份额为10.8%,比1996年的最高点17.6%有所下降。核电占全球商业一次能源的份额为4.4%。与上年一样,全球5大核电国家分别是美国、法国、俄罗斯、韩国和中国,在2014年这5大国家核电的发电量占全球核电发电量的69%,其中美国和法国核电发电量占全球核电的一半。

HS2高铁是从英国首都通往英格兰北部的快速交通干线,也是卡梅伦政府“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计划的重要一环,早在2012年1月10日就已立项,且几乎从一开始就不断传出和中国有关的“好消息”,卡梅伦政府高官不断表示,在HS2招投标方面对中国企业、资金“不设障碍”,欢迎中方参与投标,中国也一直被传为HS2高铁中标的大热门。

  日本原子力学会副会长、东京大学教授上坂充介绍后福岛时代日本核电的发展,提出安全的保护目标是公众,日本目前主要工作是帮助福岛疏散人员快速返回家园,重新开始新生活。

  反应堆老化:全球在运核反应堆的加权平均寿命在持续上升,截至2015年年中平均寿命达到28.8年。全球有超过一半的核反应堆(约有199座)已经运行超过30年,其中有54座已经运行超过40年,美国三分之一的核反应堆运行超过40年。

而欣克利角核电站C项目包括总造价240亿英镑的两座第三代EPR核反应堆,早在2012年就上马,最初由法国电力公司(EDF,为法国国营公司)和英国公司Centrica合作建造,后者占股20%,但2013年底英国公司Centrica因故退出,自感独木难支的EDF寻求中国伙伴合作,并最终敲定了中广核,协商由后者接手英国公司股份。这个项目在习主席到访前已谈了几个回合,同样被认为有望在此次访问期间“瓜熟蒂落”。

  中核集团于俊崇院士认为,日本福岛核事故首先应该吸取的经验和教训是全民族与核相关的基础知识教育和核安全文化素养。

  延寿:不同国家的延寿许可不同。美国约四分之三的核反应堆已经被授权许可延寿到60年。法国的核反应堆被授权延寿10年,但法国安全部门明确表示目前所有机组未必都能通过原定40年寿期的深度检查。然而,法国核反应堆的延寿与法国政府的目标——减少核电份额是相矛盾的。在比利时,虽然政府已经批准2(现在是3)座核反应堆延寿10年,但尚未得到安全部门的许可。

而访问结束后,欣克利角核电站C项目基本尘埃落定,中国企业首次进入欧盟核电市场,而HS2高铁项目则暂时不见下文。

  中国科技部ITER中心罗德隆主任认为,核安全是核能发展的生命线,是核能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在聚变方面,由于世界上还没有建成聚变堆,开展ITER计划也是探索形成聚变核安全标准和规范的重要途径之一。目前,ITER组织和各参与方按照法国核安全法律法规及项目自身特点梳理完善ITER计划中安全重要部件的相关核安全要求。中方也正在对承担的制造任务,解析、梳理相关核安全要求,逐步形成ITER计划中方核安全管理规范。

  寿命预测:如果在运反应堆在满40年寿期时被关闭,到2020年,将有19个反应堆机组(装机容量为1.5GW)被关闭;到2030年,188个机组(178GW)将被替换,是过去十年启动机组数量的5倍。

照理说,核电项目具有天生的“安全敏感性”,而相对而言高铁则是不容易被“政治化”的纯民用项目。从两个项目“八字有一撇”到习主席访问前夕,英国和英国以外借“安全问题”说事,反对中国参与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相反,对中国参与英国高铁投资的不同声音就显得微弱得多。何以如今悬而未决的反倒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HS2?

  目前,国际聚变界在核安全研究方面还处于起步阶段,研究还很不足,需要继续深入开展相关工作。与会专家认为,广大社会公众对涉核问题的关注度和敏感度不断增加,需要大力普及核电安全和核应急知识,创新公众沟通机制。(完)
 

  3、建造问题
  开始的建造项目:在2014年,3座反应堆开始建造,分别位于阿根廷、白俄罗斯及阿联酋。

奥妙就在于HS2虽然中国参与建设的非议不大,但HS2乃至在英国发展高铁本身却极富争议。

  取消的建造项目:在1977~2015年,18个国家的92座核反应堆被取消建造或暂停建造。

H
S2和“英格兰北方经济中心”规划,是卡梅伦保守党政府雄心勃勃的一项远景规划,但正因为保守党太过热心,反对党工党和部分北方地方政府反倒因党争和地区矛盾极力阻挠。不仅如此,相当多英国人认为,HS2项目投资巨大,经济上并不划算,很难收回成本,英国幅员狭小,现有铁路、公路和航空客运完全能满足相关需要,根本没必要投入如此巨大资金兴修境内高铁。事实上英国迄今没有一条建成的纯境内高铁,唯一一段高铁是连接英法、穿越英吉利海峡的“欧洲之星”。除此之外,HS2还遭到部分沿线居民(认为拆迁补偿太少)和生态团体(认为噪音扰民、破坏环境和生态)的激烈反对,项目本身能否“落地”尚且前途未卜,中国再如何有实力,如何跃跃欲试,暂时也只能如此。

  新兴核国家项目延期:全球仅有2个新兴国家建造核反应堆,即白俄罗斯和阿联酋。并且一些新兴核国家项目的延期已经影响到一些潜在的新兴核国家(孟加拉国、埃及、约旦、波兰、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越南)的核能开发。

与之相反,欣克利角核电站项目虽然看似敏感,实则有惊无险。自1995年起英国还没有建造过核电站,但近年来英国北海油气资源生产量逐年下滑,正面临能源短缺威胁,而为了实现碳排放大幅度减少,英国政府又正逐步关闭大量火电站、甚至煤矿,欣克利角C项目一旦建成并达到额定发电功率,其发电量将占英国总发电量的7%。

  **4、第三代核电项目的延期

英国自身缺乏建造第三代EPR核反应堆的技术和资金,法国EDF和中广核的联手,可以强强互补,在两方面都满足英方需要;项目中法方占大头,中方不但是小股东,且股份是从退出的前英国合作企业手中接过的,正如法国媒体当初所言“谁反对中方投资不妨自己拿钱进来”,事实上英国也的确找过韩国、日本等其他潜在投资者,但他们或者暂时兴趣不大,或者自身核电技术不过关,而EDF和中广核早就是在中国、尼日尔等多国进行过广泛、悠久合作的老伙伴了。

**  18个三代+设计(8个西屋AP1000,6个俄罗斯原子能机构AES-2006,4个阿海珐EPR)中的16个项目延期2~9年。项目延期原因有:设计问题、专业技术人员短缺、质量控制问题、供应链问题、电力公司和设备供应商计划不周及资金短缺。

简单说,看似“敏感”的核电站项目是大多数英国人喜闻乐见、英国决策层“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而中国恰扮演了适时刮起的那股“东风”;反之,高铁本身在英国就命运多舛,HS2项目同样争议不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HS2项目上说“皮之不存”固然夸张,但中国投资这根“毛”,暂时还未到长出的时机。(作者:陶短房,旅加学者,知名专栏作家,国际政治、经济评论人)

  5、先进核反应堆开发现状
小型模块堆(SMR)的开发已经持续几十年了,一系列的SMR基本设计已经被讨论。美国在90年代以来一直在资助开发SMR,但美国核管会仍未收到任何SMR设计的许可申请。俄罗斯设计的浮动核反应堆设计虽然已于2002得到许可,但于2007年建造的2座反应堆因资金不足等原因已被一再推迟。韩国设计的SMR,即一体化模块式先进反应堆(SMART)已经开发了20年,该设计于2012年得到授权许可,但并未出售。中国的SMR高温气冷堆正在建造当中。南非于2010年放弃研发球床模块式反应堆。印度自从90年代以来一直在开发先进重水堆(AHWR),但仍未开始建造这种反应堆。在2014年2月,阿根廷开始建造压水堆CAREM,是阿根廷本国设计的一种反应堆,据说每千瓦装机的成本是17000美元。

 

  **6、核电的经济及财政

**  阿海珐的灾难:由法国政府管理的公司阿海珐4年亏损了80亿欧元及负债58亿,已濒临破产。2015年7月9日阿海珐的股票价值跌至历史新低,将面临重组。另一家法国业内巨头法国电力集团(EDF)计划最近提出收购核反应堆建造和阿海珐子公司AREVANP的维护业务。

  运行成本增加:在一些国家(如比利时,法国,德国,瑞典和美国)利用过去低通货膨胀计算运行成本,事实上现在的通货膨胀较高,导致实际的运行成本也高,甚至高于正常电价范围。这一现象引起了核电站运营商的关注并做出了响应。全球最大的核电运营商EDF已要求提高价格,以弥补其运行成本。德国运营商意昂集团(E.ON)提前半年关闭1座反应堆。瑞典由于电力销售收入比预期的低及较高的投资需求,最少有4座反应堆比原计划提前关闭。美国的电力公司正在试图得到政府的支持。比利时仍未确定是否将重新启动压力容器有缺陷的两座反应堆。

  7、福岛核事故现状报告
  场内挑战:当前反应堆厂房内的放射性水平仍然较高,进行人工干预仍不可行。采用的各种类型的机器人被困在厂房内。在1号和2号机组内的熔融燃料碎屑需在2020财年的上半年清除,3号机组内的碎屑在2021财年的下半年清除。预计,日本需要30~40年完成福岛核事故的退役工作。

  场外挑战:根据日本政府提供的数据,截至2015年1月,福岛县疏散人数约12万。

  去污废物:据政府评估,到2014年底,由去污活动产生废物已达到157000吨。

  事故成本:日本政府并未估算出事故总成本。然而,一些数据显示已花费1000亿美元,其中60%用于补偿,这些数据未考虑福岛核事故间接对食品出口及旅游业的影响。

  8、核电与可再生能源部署
  投资:2014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总额为2700亿美元,比上一年同比增长17%,几乎与2011年的投资总额2780亿美元持平,是2004年相应投资总额的4倍。2014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投资总额为830亿美元,占世界的31%。全球核电站的投资仍低于可再生能源投资的一个量级。

  装机容量:自2000年以来,风电装机容量增加了355GW,太阳能装机容量增加了179GW,分别是核电增加的装机容量20GW的18倍和9倍。具体情况见图3。

  发电:平均而言,每千瓦级核电站装机产生的电力是同样装机的再生能源电站发电量的2倍。然而,在巴西、中国、德国、印度、日本、墨西哥、荷兰及西班牙等第三世界国家,电力增加来源主要是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而不是核能发电。在2014年,全球风能发电总额增加694TWh,太阳能发电增加185TWh,而核能发电仅增加147TWh。欧洲在1997~2014年,风能发电总额增加242TWh,太阳能发电增加98TWh,核能发电下降了47TWh。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