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阿德曼动画公司,而中国人则把《三个和尚》、《鹿铃》等经典动画片卖给美国人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7日

上世纪80年代播出的美国卡通巨片《变形金刚》,在当时的青少年中引发一波变形金刚玩具热狂潮。如今,20年过去了,怀旧情绪成为了一种附加值,让变形金刚在当下收藏价值不菲。同时,现在也成为了投资变形金刚获利趋向峰值的阶段。
谁说只有孩子才能爱玩具?
其实每一个成年人心中,都藏着一个小小的彼得潘,偶然在加班夜归后的梦中,跳出来带我们飞去无名岛上经历一场童话故事……当大人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彼得潘时刻,所以也有就有了专为“老孩子”们打造的玩具店。
还记得《变形金刚》吗?当年那部动画片的片头电子音乐一响起,几乎所有的男孩子就坐在电视机前,如痴如醉。
于是,随着逐渐长大的一代对孩提时光的无限怀念,作为一部记忆上世纪80年代成长历程的标志物,变形金刚的玩具也备受七八十年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钟爱,变形金刚专卖店便成为了一批特定人群经常光顾的梦幻小岛。在吴江路休闲街淘宝廊时尚平台上,就有这样一家变形金刚专卖店。
新老金刚齐齐亮相
吴江路的这家变形金刚专卖店,是一家门面不大的玩具店,如果不是有心的顾客,平时经过的时候很容易将它错过;或许有所留意也只是将它作为一般的玩具店看待,并弄不太清楚里面究竟在经营些什么东西。可是,一旦拐进了这家小店铺的,就都成为了它的熟客和常客。
在这里,汽车人和霸天虎之间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再次上演。语音奇特功能多端的声波,不成大气的红蜘蛛,狂妄强悍的惊破天,还有永远的模范领袖——大哥擎天柱,都能在这里找到。除了传统的变身之外,有些变形金刚甚至已经能够实现两变和三变。
店主朱先生告诉记者,“店内的变形金刚主要有三种,一种是老的绝版的变形金刚经典款,一种是厂家现在生产的新版变形金刚,还有一种就是二手的就变形金刚玩具。”朱先生的店内就有一些1984和1987年间生产的第一代变形金刚玩具,既有新品,也有二手货。“在店内,新品和二手货的比例是大约一比一的,各自有不同的青睐者。有些玩家认为老版更加经典,有收藏价值;而有些玩家则觉得新的版本更精细,变化也更多精妙等。”
记者在店内了解到,现在变形金刚的售价普遍较高,一般都在百元以上,品相好的精品价格往往过千元,有的甚至接近万元。据一些变形金刚玩家透露,一般老的绝版变形金刚的价格,都是依据国外网站上的价格来定。而一些较新的玩具,则是由最初的生产商定价加上代理的批发价加上运费等支出后,再由卖家而定。
因为变形金刚这一产品本身的特殊性,他的购买群体也有着明显的特征。朱先生说:“首先,这些顾客的年龄层非常集中,都是1975年至1985年这十年间出生的年轻人,这部分人目前已经成长为社会的主流群体,有比较稳定的收入,且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他们不会是变形金刚的发烧友,因为真正的发烧友已经在前几年基本收集齐全,他们大多是变形金刚入门两年左右的玩家;他们也不太会是小于这个年龄段的更小的动漫爱好者,因为这部分消费群体的追逐对象很容易被取代,不如上世纪70年代末或80年代初人对童心未泯的人物形象的根深蒂固。”
半路出家研玩金刚
与很多从小时候观看《变形金刚》开始,就一直收集把玩变形金刚的玩家不同,朱先生进入变形金刚的世界尚属半路出家,中间有过一段不短的断档期。
“我是在2000年的时候,看到《大众软件》有一期光盘合订本有专门的内容介绍了很多变形金刚的网站。内容很丰富,也有不少发烧友在交流,很热闹。但是,那时在上海并没有地方可以专门买到变形金刚。直到2003年的时候,上海也仅仅只有一两家店可以买到这类玩具。”朱先生说道。
“刚刚开始的时候,和很多同龄人一样,像是找回了童年的记忆。随着爱好的深入,发现这类在国内深受追捧但很难买到的玩具,在国外处于较少人问津的状态,同类商品在国内外市场上有着很大的价格落差。”这样的获利空间让朱先生想到可以通过出售变形金刚来创业。
当然,做这类海外商品的生意,进货渠道是十分关键的一环。虽然现在朱先生从事的行业与大学所学关系不大,但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原来,朱先生在大学期间主修的是旅游管理专业,同时又修了一门英语。在工作当中,朱先生认识一些外国朋友,刚好能够解决他的货源问题。于是,今年一月,他的变形金刚专卖店便开门迎客了。
选址关键是交通方便
现在,朱先生的变形金刚专卖店位于吴江路休闲街淘宝廊时尚平台。他告诉记者:“经营变形金刚,在选址时不一定要选择好的市口,因为一旦这样选择的直接结果,就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搞得自己很忙,但不一定能做到生意。选址最关键的就是顾客上门提货方便。也就是说,交通便捷是在选址时最关键的一条,即使位于一些小马路上也没有关系。另外,就是最好能够毗邻写字楼多的地方,更接近目标消费群体。就比如现在店址,它就在南京西路的地铁口上,而且背靠南京西路诸多写字楼。”
尽管如此,但是记者还是在这家店铺的门口看到了“店铺转让”的字样。对此,朱先生解释说:“变形金刚的消费群体是小众的、且发展较为缓慢的群体。在原有的老顾客收集到一定程度之后,势必会减少购买量,而新的消费群体培养又较为缓慢,所以这时需要通过改变店铺选址来寻找新的消费群。”
朱先生的新店已经寻好,是位于新世界的一间商铺。在选址上同样符合一开始选择的两点原则,毗邻黄陂南路地铁,交通便捷;同时处于淮海路数栋高级写字楼的包围之中,可挖掘的消费群比较集中
上世纪80年代播出的美国卡通巨片《变形金刚》,在当时的青少年中引发一波变形金刚玩具热狂潮。如今,20年过去了,怀旧情绪成为了一种附加值,让变形金刚在当下收藏价值不菲。同时,现在也成为了投资变形金刚获利趋向峰值的阶段。
谁说只有孩子才能爱玩具?
其实每一个成年人心中,都藏着一个小小的彼得潘,偶然在加班夜归后的梦中,跳出来带我们飞去无名岛上经历一场童话故事……当大人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彼得潘时刻,所以也有就有了专为“老孩子”们打造的玩具店。
还记得《变形金刚》吗?当年那部动画片的片头电子音乐一响起,几乎所有的男孩子就坐在电视机前,如痴如醉。
于是,随着逐渐长大的一代对孩提时光的无限怀念,作为一部记忆上世纪80年代成长历程的标志物,变形金刚的玩具也备受七八十年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钟爱,变形金刚专卖店便成为了一批特定人群经常光顾的梦幻小岛。在吴江路休闲街淘宝廊时尚平台上,就有这样一家变形金刚专卖店。
新老金刚齐齐亮相
吴江路的这家变形金刚专卖店,是一家门面不大的玩具店,如果不是有心的顾客,平时经过的时候很容易将它错过;或许有所留意也只是将它作为一般的玩具店看待,并弄不太清楚里面究竟在经营些什么东西。可是,一旦拐进了这家小店铺的,就都成为了它的熟客和常客。
在这里,汽车人和霸天虎之间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再次上演。语音奇特功能多端的声波,不成大气的红蜘蛛,狂妄强悍的惊破天,还有永远的模范领袖——大哥擎天柱,都能在这里找到。除了传统的变身之外,有些变形金刚甚至已经能够实现两变和三变。
店主朱先生告诉记者,“店内的变形金刚主要有三种,一种是老的绝版的变形金刚经典款,一种是厂家现在生产的新版变形金刚,还有一种就是二手的就变形金刚玩具。”朱先生的店内就有一些1984和1987年间生产的第一代变形金刚玩具,既有新品,也有二手货。“在店内,新品和二手货的比例是大约一比一的,各自有不同的青睐者。有些玩家认为老版更加经典,有收藏价值;而有些玩家则觉得新的版本更精细,变化也更多精妙等。”
记者在店内了解到,现在变形金刚的售价普遍较高,一般都在百元以上,品相好的精品价格往往过千元,有的甚至接近万元。据一些变形金刚玩家透露,一般老的绝版变形金刚的价格,都是依据国外网站上的价格来定。而一些较新的玩具,则是由最初的生产商定价加上代理的批发价加上运费等支出后,再由卖家而定。
因为变形金刚这一产品本身的特殊性,他的购买群体也有着明显的特征。朱先生说:“首先,这些顾客的年龄层非常集中,都是1975年至1985年这十年间出生的年轻人,这部分人目前已经成长为社会的主流群体,有比较稳定的收入,且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他们不会是变形金刚的发烧友,因为真正的发烧友已经在前几年基本收集齐全,他们大多是变形金刚入门两年左右的玩家;他们也不太会是小于这个年龄段的更小的动漫爱好者,因为这部分消费群体的追逐对象很容易被取代,不如上世纪70年代末或80年代初人对童心未泯的人物形象的根深蒂固。”
半路出家研玩金刚
与很多从小时候观看《变形金刚》开始,就一直收集把玩变形金刚的玩家不同,朱先生进入变形金刚的世界尚属半路出家,中间有过一段不短的断档期。
“我是在2000年的时候,看到《大众软件》有一期光盘合订本有专门的内容介绍了很多变形金刚的网站。内容很丰富,也有不少发烧友在交流,很热闹。但是,那时在上海并没有地方可以专门买到变形金刚。直到2003年的时候,上海也仅仅只有一两家店可以买到这类玩具。”朱先生说道。
“刚刚开始的时候,和很多同龄人一样,像是找回了童年的记忆。随着爱好的深入,发现这类在国内深受追捧但很难买到的玩具,在国外处于较少人问津的状态,同类商品在国内外市场上有着很大的价格落差。”这样的获利空间让朱先生想到可以通过出售变形金刚来创业。
当然,做这类海外商品的生意,进货渠道是十分关键的一环。虽然现在朱先生从事的行业与大学所学关系不大,但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原来,朱先生在大学期间主修的是旅游管理专业,同时又修了一门英语。在工作当中,朱先生认识一些外国朋友,刚好能够解决他的货源问题。于是,今年一月,他的变形金刚专卖店便开门迎客了。
选址关键是交通方便
现在,朱先生的变形金刚专卖店位于吴江路休闲街淘宝廊时尚平台。他告诉记者:“经营变形金刚,在选址时不一定要选择好的市口,因为一旦这样选择的直接结果,就是看的人多,买的人少,搞得自己很忙,但不一定能做到生意。选址最关键的就是顾客上门提货方便。也就是说,交通便捷是在选址时最关键的一条,即使位于一些小马路上也没有关系。另外,就是最好能够毗邻写字楼多的地方,更接近目标消费群体。就比如现在店址,它就在南京西路的地铁口上,而且背靠南京西路诸多写字楼。”
尽管如此,但是记者还是在这家店铺的门口看到了“店铺转让”的字样。对此,朱先生解释说:“变形金刚的消费群体是小众的、且发展较为缓慢的群体。在原有的老顾客收集到一定程度之后,势必会减少购买量,而新的消费群体培养又较为缓慢,所以这时需要通过改变店铺选址来寻找新的消费群。”
朱先生的新店已经寻好,是位于新世界的一间商铺。在选址上同样符合一开始选择的两点原则,毗邻黄陂南路地铁,交通便捷;同时处于淮海路数栋高级写字楼的包围之中,可挖掘的消费群比较集中

1987年初上海电视台译制的《变形金刚》“光临”中国,虽然只是在北京等大城市的电视台每周六播出一集,但是对于有幸成为第一批观众的孩子来说,周六是快乐的象征。美国人免费把这部98集的动画片送给中国电视台播放,而中国人则把《三个和尚》、《鹿铃》等经典动画片卖给美国人。

富莱尔(Flair)日前授权英国阿德曼动画公司并与之签订了合作协议,准备以影片中著名经典动物造型为蓝本,生产出一系列富有创意的玩具。公司即将从《肖恩笑笑羊》开始,着手研制一系列匠心独运的玩具产品——以及Plasticine、AquaBeads,ShakerMaker,以及其他为2008年春季上市而准备的新品。另外,《超级无敌掌门狗》以及《人兔的诅咒》亦被授权由Plasticine公司负责开发。富莱尔的商务总裁,西蒙-海奇说:“此协议的签订对Plasticine公司来说是意义重大的新闻。我们把这项合作看作是‘战略性的联盟’尤其是Plasticine品牌价值和阿德曼动画中经典动物造型,很明显是双方进行平等合作的基础。对这个令人振奋的合作机会,我们有着一系列的远大计划。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对此,我们不会好高骛远。”链接:阿德曼动画公司简介:注:英国阿德曼动画公司,是世界顶尖的“定格动画”制作者。所谓“定格动画”。就是片中的每一个静态的角色,都需动画师先用模型定位。一个画面拍好后,由动画师将对象稍作移动,拍下一个镜头,每次只拍摄一帧。也称停格动画或逐格动画。超级无敌掌门狗黏土动画是公司的代表名作,动画影片以特殊的英国风格,轻松幽默的人物刻划,精致的拍摄品质著称,一经推出,即成为全球注目的焦点。一只被唤作Gromit的狗和它的主人Wallace经历着层出不穷的奇特冒险。在过去16年,由尼克·帕克原创的黏土动画《超级无敌掌门狗》系列已推出过3部短片,包括1989年的《月球野餐记》(AGrandDayOut)、1993年的《引鹅入室》(TheWrongTrousers)及1995年的《剃刀边缘》(ACloseShave)。华莱士及阿高这一人一狗的惹笑组合本来是帕克在国家电影及电视学院的毕业作品,当时,他一个人制作《月球野餐记》中所有制作和定格拍摄,结果花了6年时间才完成这部23分钟的黏土动画短片。在制作途中,阿德曼工作室(AardmanAnimations)两位创办人被帕克的创作理念深深吸引,决定全力支持并以阿德曼工作室名义推出影片。结果《月球野餐记》大受欢迎,更获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帕克更凭借其后的《《引鹅入室》》及《剃刀边缘》分别赢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曾担任《小鸡快跑》动画师的史蒂夫·博斯与尼克·帕克合导的第4部《人兔的诅咒》是长片版本。原班人马再加上新拍档,在保持了新作品原汁原味的同时,也会给那些从没接触到这个系列的新一代观众,带来全新体验的动画世界。阿德曼旗下最为大众熟悉的当属2000年的《小鸡快跑》。2000年6月在美国与欧洲上映后掀起一阵风暴。《小鸡快跑》是阿德曼动画公司出品的第一部动画长片,同时是首部以实际尺寸来制作片中的角色,可见其幕后工作是如何地精密繁琐。该片虽然广受好评,但那时奥斯卡奖还没有设立最佳动画长片这个奖项。

当中国人在暗自窃喜自己占到大便宜之时,万万没想到这个“无偿赠送”的动画片背后却是一发不可收的变形金刚玩具销售狂潮!

1988年至1995年间,广州白云山企业集团公司取得美国孩之宝公司在中国大陆正式销售变形金刚玩具的代理权,当年一些经典金刚玩具的售价是这样的:大力神那样的合体成员平均每个的价格是18元;“大黄蜂”那样的迷你部队平均价格是11元;变形为磁带的玩具是22.8元两个;机器恐龙、三变战士和变形为汽车类的价格是48元一个;威震天是108.8元;声波是72.8元;变形为F15战斗机的各种机器人(例如“红蜘蛛”)和狂飙是54.8元;头领战士每盒都在80元左右;撒克巨人200多元;巨无霸伏特400多元。

而1988年-1993年,中国普通工薪阶层的工资大约在50-200元,当时变形金刚玩具是孩子们昂贵的梦想。

2003年8月首届变形金刚年会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同时上演,拉开了变形金刚在中国的复苏运动。“收集变形金刚玩具,拼凑变形金刚胶贴画,看变形金刚电视,当时变形金刚作为一种神奇的不竭食粮喂养着那时幼小的心灵需求,陪伴这一代人学习成长。”那一代孩子们已经成年,具备了经济能力,这使得他们更痴迷于变形金刚的玩具收藏,至少给书架上放个擎天柱,已经成为一种怀旧的时髦。

据不完全估算,20年来变形金刚的相关产品赚走了中国近50亿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